手机报码室开奖结果
新聞動態
市場前沿
社會公益
行業資訊
公司動態

企業名稱:山西蘭花藥業股份有限公司

企業地址:山西省高平市河西輕工食品工業園區

郵政編碼:048400

招商號碼:0356-6909199 (傳真)

企業網址://www.r5xq.com







新聞動態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新聞動態
熱點關注:如何完善現行藥品招標采購制度?

7號文和70號文的相繼出臺為未來各地藥品掛網采購勾畫出調控大方向和規則基本輪廓。參照上述基本規則,同時結合各地實際情況,不斷吸納好的地方創新經驗和措施進行全國范圍內整合推廣已成為新一輪掛網采購的動態模式。

任何一項政策和制度,有其利好的方面,也會有可能疏漏或有待進一步完善的方面,也從行業和企業角度提出一些思考性建議。

招采目錄的公平性、合理性、科學性

安徽、福建等地均以醫保、農合、基藥產品作為招標采購目錄制訂基礎,將自費藥全部阻攔在外。70號文同樣倡導招采目錄依據上一年度使用量,使用量前80%的產品進入目錄,使用量越大越容易進入目錄。藥品掛網采購的前提是公平合理,對于新藥和以往準入條件未具備,未能開始銷售和剛剛開始銷售的產品斷然取消掛網和銷售資格是否合理?醫保近乎5年一調整,進入醫保、趕上掛網才能具備做大銷量的基礎條件,光是等過市場準入這一門檻,幸運的地區3——5年銷量開張,不幸的地區需要捱過8年抗戰。

國家提高藥品集中度,借此提高控價能力的調控方案設計初衷雖好,同時也為近兩年的創新藥提供了一些市場扶持性鼓勵政策,但同樣需關注到尚未能來得及進入到醫保目錄的這部分中間層產品,其中也不乏很多療效更佳、更安全、性價比更高,同時也深受醫療機構歡迎和需要的產品。市場化運作是應給這類產品同等的生存機會,還是用人為干預的方式將其全部驅逐出醫院,院內老產品壟斷性經營銷售?

如果我們一方面講產品創新和替代,而在進入市場的環節中卻用種種人為限制方式將替代產品扼殺在競技場外,既無公平競爭可言,也是在鼓勵因循守舊。同時也為醫保部門帶來費用使用嚴重超支、透支的沉重負擔。更為行業和企業造成數百億、數千億元的嚴重投入損失,醫藥行業面臨產品斷代的嚴峻生存考驗。為自費藥保留生存空間也是對醫保控費的有益補充,將用藥的選擇權利真正交給市場,交給患者。

價聯動的價格意義VS質量意義

掛網價格即使采集價,也有很多似是而非之處。有的企業價格維護得很好,借助質量層次或細微差異帶來的保護壁壘,全國價仍遠遠高于其他企業同一產品全國價格,并不能體現掛網中的產品價格競爭優勢。

對于另一些企業則恰恰相反,全國價只是企業在密集的各項招標處理中因報價失誤或遇到惡意投標無奈遭遇的尷尬,企業不會認可,也不會供貨,完全沒有銷售記錄,同樣不能代表企業真實的銷售價格和運行成本。

有些未受過專業化普及的企業甚至以為這個價格企業不能做,給了就給了,大不了不供貨,不清楚低價確標對企業意味著什么,更不清楚可以棄標,還有些地區十足的霸王條款,既不能棄標,也不能廢標,直接把企業不可能認可的價格掛上網。

聯動的直接后果則是明明企業在一些地區以略微低于正常價格仍可銷售,但由于價格聯動導致企業無奈棄標,只能死守價格底線,放棄本可操作的市場。

在企業為掛網價格無法支撐正常運營傷透腦筋的同時,產品質量往往無法得到嚴格確保。以次充好、假藥劣藥的概率無不增大。銀杏葉制劑問題的背后同樣是由于中標價格越來越低,原料成本、制造成本、運營成本越來越高,企業只能想盡辦法壓低費用和成本。

規則的透明度、均一性與公允性

湖南掛網的爭議性在于規則缺乏透明度,缺乏清晰可依的議價規則和有效告知,導致企業對游戲規則尚未了解就已紛紛出局。

同樣對于縣級醫院掛網價格是否采集作為省級掛網參考價格依據同樣存在規則前后不統一的致命問題。目前重慶等地區均已采集安徽等地縣級醫院掛網價格聯動調整本地入市價格。這對當初在縣級掛網以地板價盲目中標的企業不啻是秋后算賬,悔之當初。而如果沒有不帶入省標的承諾,眾多企業也不會斷然前仆后繼參與大面積低價中標的縣級醫院掛網。

藥品招標采購的問題一是招不等于采,不像醫院設備招標,只要中標這個單子明白無誤是屬于你的(但如果價格壓低到地板價,失去運作空間,企業同樣必死無疑)。而藥品招標僅僅是取得了具備進入醫院銷售資格的船票,用藥環節的選擇標準恰好與招標環節的要求完全相反。每個病種病人數量是隨機的,醫院沒有義務承諾使用量,完全看病源情況和企業自身工作情況。如果完全量價掛鉤,由于病源情況是隨機的,要么不夠用,要么用不完,也會出現浪費或不足。根據使用量定計劃的方式對銷量成熟的老產品更為有利,實際上產品只有上規模后才有降價基礎。而對于新產品來說缺乏公允性,對新品銷售極為不利。

二是很多地區側重比較降幅,而非直接價格。即使價格,入圍資格并不一定屬于你,頗有些本末倒置,招標規則本身就在淘汰低價產品。

三是強制降價,降幅已遠遠超過企業維持正常經營的成本底線。就像茅臺,雖然舉國上下盡人皆知,也必須通過市場推廣和渠道營銷才能將產品賣出去。茅臺的定價中已包含品牌價值和上述營銷推廣成本,不能要求國粹僅僅按“瓶子+標簽+糧食+水”的直觀成本來定價。醫藥企業研發費用、營銷費用、GMP和固定資產投入、人力和管理成本都需在產品轉化過程中一一攤銷,儼然已成企業和產品所不得不背負的四大金剛,沉重而只能如影隨形。

與其靠行政指令強制要求企業降價,不如完善降價之后如何確保企業得到優先使用權和銷量保障等利益保障。讓企業心甘情愿地降價,沒有心理負擔地降價。但必須為企業經營設定安全的成本底線,確保醫藥行業和企業健康可持續發展。不能將醫藥行業發展用降價牌無情扼殺。

二次議價需嚴加推敲,嚴格審計

二次議價是更大的以藥補醫,野蠻強制殺價,但從企業盤剝的高額返利卻并未讓利于民,反而成了醫院的小金庫。醫療機構一手從國家拿補助,一手上調各項醫療費用,與此同時又和醫藥企業吃拿卡要,攤派遠遠高于醫藥加成的高額讓利,政策設計重疊失當,偏離規范化管理的軌道,更加快醫保資源的消耗速度,造成國家、民眾、患者多重損失。而價格聯動政策又將導致企業一旦接受某一地區的二次議價,全國掛網價格均將被大幅度拉低。

就政策補償來說,取消加成,國家已給部分補助,醫療機構也已通過上調醫事服務費、增加檢驗費、耗材費等方式彌補藥品收入損失,后續還將上調手術費、護理費等各項費用。如果用二次議價來彌補全部加成損失,也僅需定在15%,沒有理由高達20%——50%。同時必須停止一切國家補貼和費用上漲。

但公立醫療機構需要更多靠政府投入,而不應該靠醫藥企業養活醫療機構,否則只有虛高的產品能夠在二次議價中活得滋潤瀟灑,醫療機構只能越來越傾向于商業化逐利行為,藥品價格和醫療費用只能越來越高。如果國家投入加允許醫院上調醫事服務費,實際資金缺口不足5%,二次議價上限也只應定在5%。如果繼續上調其他醫療費用,則應完全取消二次議價。沒有一個行業的經營可以不靠自身開源節流,而是把手伸向國家、下游產業和本應是衣食父母的廣大患者。醫療機構的市場服務定位和機制如果不轉變,仍按國企的管理方式,就真成了飽受詬病的醫老大,看病難、看病貴只能難上加難、貴上加貴。而備受煎熬的則是下游醫藥行業。

就像互聯網醫療蓬勃發展,各種智能機器人和檢測設備日新月異,但都不能取代醫生的作用一樣,全天下的好醫生同樣不能脫離好藥品,僅僅靠精湛的醫術、先進的設備行醫問診,普濟天下。藥品也是醫生救死扶傷的有力武器和親密戰友。在藥改的寒風越來越猛烈,醫療費用卻越來越高的今天,也需仔細對各項政策進行梳理,貼近市場,拾遺補缺,共同將改善民眾醫療負擔與滿意度落到實處。

審批難、上市難、銷售難、掛網難無一不在增大企業時間成本和待攤成本,一些輕資產科研機構原本可以通過委托加工降低產品成本,由于必須投資建廠,待攤成本同樣壓力山大。有效減輕企業負擔才能從根本上真正減輕民眾負擔。(醫藥經濟報)

?


版權所有:山西蘭花藥業股份有限公司晉ICP備16000711號

技術支持:龍采科技(晉城)有限公司--百度山西地區營銷服務中心晉城網站建設晉城百度推廣


手机报码室开奖结果